【魂学24】从洛斯里克王妃到重生之母 黑暗之魂 Dark Souls 3

當火的時代逐漸熄滅之時,不同的生命都為了自己的出路做出了對應的選擇。騎士亞瓦選擇了擁抱深淵,在深淵之中以尋求安慰。聚集地的老婆婆選擇了等待毀滅,如同神明壹般靜觀這個末世的最後的光景。鴉人選擇了燒毀現在的世界,去創造另壹個新的世界。
而同樣的也有人選擇了改變生命的形態,他們選擇了樹化、選擇了龍化,以及我們這壹期所要說的主角——重生之母——羅莎莉亞。信奉他的人則選擇了壹場不知盡頭為何的重生。所以我們才會在《蛆人杖》裏看到對應的描述:「到達重生盡頭的他們,究竟是化成了什麽呢?」魂3的世界就是這樣,沒有人知道妳所堅持的終點會是什麽,同樣誰也無法保證,妳的堅持到最後究竟會得到壹個什麽樣的結果。
即便是我們黑魂的主線故事,也同樣無法告訴我們的行為會給這個世界的最後帶來什麽樣的影響。傳火是如此、盜火是如此、滅火也是如此。我們終究是歷史洪流裏的壹小片浮舟,既看不到這條河的起點,也同樣看不到這條河的終點。正如同這信奉者重生女神的蛆人壹般,因信仰而選擇相信,同樣也會因信仰而選擇背叛。
最終所謂的信仰都會轉化為自己以為的奉獻,感動的只有自己。所以在尋找殺害羅莎莉亞的兇手時,會聽到他徹心扉的咒罵:「我以女神騎士李奧納德之名在此發誓。她的靈魂決不會被任何人污蔑,更不用談像妳這種披了人皮的禽獸!」重生之母在魂3的世界作為壹個莫名其妙出現的神明,她的存在本身就極其的不自然。
但黑魂的世界,任何事物的出現都具備着前後的因果,羅莎莉亞也同樣是如此。那麽被稱為重生之母的羅莎莉亞究竟是誰?她如果是早已存在的神明的話,為何在魂3裏突然改變了姓名。為何她的舌頭會被自己的第壹個孩子割去了,她等待的孩子們又會是誰呢?
羅莎莉亞會是陽光公主嗎?如果是的話,遊戲裏又給我們提供了哪些證據呢?如果不是的話,陽光公主究竟消失到哪裏去了呢?這壹期依然由我狗哥,帶領大家進入到魂學研究的二十四期——《從洛斯裏克王妃到重生之母》陽光公主有沒有離開環印城?
上壹期,我們分析出來,陽光公主在洛斯裏克成立之後的時間裏,來到了環印城,並把侍奉自己的聖女以教堂守衛的名義,送給了自己的妹妹——費蓮諾爾。而我們這壹期的壹個主要問題便是,陽光公主來了以後,到底有沒有離開環印城呢?在分析陽光公主的去向之前,我們先要確定壹個信息,陽光公主的守衛,在魂1裏不光有銀騎士,同時還有另壹個團體——聖女。所以我們在魂1的《陽光療愈》與《陽光滋潤》裏都記載着:「為陽光公主葛維艾薇雅效力的聖女們,所傳承的特殊奇跡。
」註意,魂世界的聖女很多,遊戲的文本對聖女有着明確的定義,在《聖女護符》裏記載着:「純白的護符僅賦予女性聖職。」因此《陽光療愈》與《陽光滋潤》裏的聖女是專為陽光公主的效力的聖女。在魂1裏我們只有殺死在公爵書庫裏被白龍希斯化為異形的怪物後才能夠獲取這兩個奇跡。可見白龍希斯不死研究的狂妄程度,即便是陽光公主專屬的聖女,仍舊會被當作實驗品。
到了魂2,圍繞在陽光公主周圍的人,不僅有我們上壹期《從陽光公主到洛斯裏克王妃》裏所說的白衣的守護者,同時魂1的聖女依舊為陽光公主效力。我們可以在魂2裏見到壹個名為莉絮的聖女,從她的言語裏,告之了我們,她來到此地的目的:「 我是奇跡之力的僕人,為了傳播這份美妙的力量而來到這裏。」而她的服裝也同樣告訴了我們她來自何處,在《聖女風帽》裏記載着:「驅使奇跡的聖職人員風帽。
為林德的莉絮的所有物。林德以嚴格戒律立國,為了修行離開國度之人雖多,卻鮮少有人就此脫離教派。」這些信息不僅僅告訴我們,莉絮是來自於林德的聖女,同時也在告訴我們,魂1裏的大蛇卡斯所說的話——葛溫讓自己的兒女統率、束縛人這件事在魂2裏,便是以林德這個國家為軸心開始向外擴散的。所以我們可以在《偉大抵抗》這個奇跡裏看到對應的描述:「林德的修行者為了宣教與修行,負有前往外國的使命,不少人更是壹去不返。
」當然,我們是無法明確判斷出來這個擴散,究竟是為了傳火、為了控制還是為了平衡各方勢力。因為我們同樣可以在魂2裏看到,歸屬於墓王尼特勢力的不死靈廟裏,有大量的林德的古龍院的聖職與魔法師守護在這裏。如果我們通過《無神眼眸寶珠》入侵莉絮的話,可以從她的身上獲得另壹件跟陽光公主關聯的物品——《陽光療愈》。在魂2的《陽光療愈》裏則記載着:「收藏於林德聖院的這項奇跡,不知被誰竊走,因而喪失。
」從這些信息裏我們便知道了,聖女莉絮盜走了林德聖院的《陽光療愈》,而她的目的也正如她的言語:「聽說這是間聖堂,但卻沒有半點人煙呢……待在這裏不是辦法,我打算趕快換個地點。希望更多人能購買……」魂1聖職的白胖子與魂2聖職的莉絮,都表達出來白教這個教團的貪婪與不虔誠的壹面。到了魂3,我們能夠看到陽光公主成為洛斯裏克的王妃後,她的守護者與聖女已經合為壹體,駐守在環印城的費蓮諾爾的教堂處。但這並不代表陽光公主身邊沒有聖女,所以我們可以在《光芒恩惠》裏看到明確地記載:「王妃的聖女──葛慈德傳授給騎士們的奇跡。
」這個奇跡在魂2裏被稱作《生命洋溢》,它同樣歸屬於陽光公主所屬的林德聖院。至此我們總算分析出來聖女這個團體,在魂1裏就跟隨着陽光公主,直到魂3。但是到了魂3,我們在文本裏能夠見到的既專屬於陽光公主又同時未曾留在環印城裏的的聖女只有剩下壹人,那便是——葛慈德。我們的目光這時就要放在葛慈德的身上。
在《光芒恩惠》裏記載着:「而後「天使的女兒」葛慈德,被傳是王妃的真正女兒。」我們已經分析出來《光芒恩惠》這個奇跡並非產自魂3,在魂2裏早已存在,並且歸屬於他人,因此魂2的《生命洋溢》裏記載着:「 高階聖職能施展的偉大奇跡之壹,林德聖院的聖職者弗薩爾,以此奇跡四處征戰。」沒錯,《光芒恩惠》跟陽光公主所屬的奇跡完全不同。
《陽光療愈》與《陽光滋潤》屬於同壹個符文,但是《光芒恩惠》卻是另壹個符文。並且魂2明確告訴我們《光芒恩惠》是啥了——是高階聖職就會的奇跡之壹。這說明了什麽?這他喵的是在告訴我們,要麽是葛慈德沽名釣譽,高攀陽光公主,但葛慈德既然為公主所屬的聖女,她又怎麽敢如此作為呢?
即便她敢,洛斯裏克的人難道分辨不出來這麽明顯的錯誤嗎?另壹種可能則是,葛慈德就是陽光公主的女兒,但不論是王室,還是民眾都無法公開認同葛慈德的身份,只能進行私下裏的議論罷了。我們去營救葛慈德時,能夠在籠子的下方看到壹個蛆人,他放的技能投擲物如同《聖者雙叉槍》的外形壹般,而這個物品的說明裏也記載着:「過去聖者克林姆忒曾使用,仿造聖徽的雙叉銀槍。將信仰化作攻擊力──此舉也可以說是拋棄了信仰。
」聖者克林姆忒是誰呢?正是幽邃教堂三大主教之壹。還記得我們曾經說過的幽邃教堂的三大主教嗎?壹個是麥克唐納,跟隨着艾爾德利奇去了伊魯席爾,另壹個則守在艾爾德利奇蘇醒的棺材旁,等待着艾爾德利奇的歸來。
最後的壹個,便是在《大主教圍裙》裏記載着的:「幽邃大主教共有三位,其中壹位侍奉「重生之母」羅莎莉亞,據說他尊稱她為女神。」同樣的在《羅莎莉亞的指頭》裏也記載着:「侍奉「重生之母」羅莎莉亞的大主教克林姆忒的聖印記。」無論是在此處的蛆人,聖者克林姆忒,還是另壹個死在伊魯席爾,身上有着奇跡《大恢復》的蛆人,都在告訴我們,這些蛆人的主體很有可能是拋棄了自己信仰的聖職。請註意,我並沒有說所有的蛆人都是聖職,我說的是主體,這表明了信奉者,不僅僅有聖職人員,還包含了其他的人。
而蛆人的信奉者是誰?答案自然就浮現在我們眼前,正如同《蛆人杖》裏的記載:「守衛羅莎莉亞寢室的蛆人杖。前端附有他們的聖徽。」是的,這個時候葛慈德突然與重生之母——羅莎莉亞關聯在了壹起。
大書庫頂端的蛆人的存在象徵著羅莎莉亞勢力的介入。而作為重生之母的羅莎莉亞,她的信息裏又告訴了我們什麽呢?在《幻肢戒指》裏記載着:「據說「重生之母」羅莎莉亞,被她的第壹個孩子奪去舌頭。從那之後,她就壹直等待孩子們歸來。
」這句話很有趣,我們得知了羅莎莉亞最主要的壹個心中的祈願,那便是等待孩子們歸來。註意這裏說的是孩子們,而並非孩子,也就是說,羅莎莉亞等待的是她的多個孩子。從這條信息裏,似乎暗示給我們了壹個信息,羅莎莉亞去救葛慈德的原因,在文本裏我們得到了壹種可能性,葛慈德是重生之母的孩子。那麽羅莎莉亞究竟是誰?
羅莎莉亞有壹個明確的身份,不論是《大主教圍裙》裏記載的:「據說大主教尊稱她為女神。」還是《羅莎莉亞的指頭》裏記載的:「另壹些人只是為了撫慰無聲女神。」是的,妳發現了這兩條文本裏最重要的壹個關鍵詞——女神。這表明羅莎莉亞即是女的,又是神族,而且身份極其高貴被稱為女神。
這看似是很廢話的壹個解釋,但卻很重要。而作為供奉在幽邃教堂的羅莎莉亞,究竟在這裏又處於什麽地位呢?為何她所在的卧室是壹個沒有正常通路的卧室,我們必須通過幽邃教堂的橫梁降下才可以進入呢?從這些信息我們都可以看出來,幽邃教堂的確在隱瞞羅莎莉亞的存在,但同時也對其有着十分的尊重。
幽邃教堂裏我們可以明確出來兩方勢力,壹方是幽邃的擁簇者艾爾德利奇,另壹個便是跪拜在小教堂的蓋爾的言語:「……噢,女神啊,於世間無處容身的禁忌者之母啊,請您看顧我等的覺悟。」蓋爾所跪拜的女神指向的是被幽邃主教群的雕像所阻擋着的壹個掩面哭泣的女子。對於來自畫中世界而來的蓋爾,以及魂3的畫中世界早已成為禁忌者的巢穴,這些信息都在告訴我們,這個掩面痛哭的女神便是罪業女神,也是禁忌之母——蓓爾嘉。在魂3的世界裏,蓓爾嘉不僅僅是逐漸被人遺忘的罪業女神,同時也是為世人垂淚的誇特,因此我們在魂1的歸屬於蓓爾嘉的《紅淚石戒指》在魂3裏則記載着:「傳說那是女神誇特所流下的哀悼眼淚,而正是因為與死亡相連,眼淚才顯得美麗。
」這個掩面哭泣的雕像對應的也如同誇特的流淚壹般。這個雕像不僅僅在凈身小教堂裏存在,它幾乎遍佈了整個幽邃教堂。只不過在幽邃教堂的主大廳裏,這些雕像都蓋着紅布,如果我們把雕像與紅布進行圖片的重合,妳會發現是幾乎是完全壹樣的。當我們明確了這個信息後,妳再去環顧整個幽邃教堂,妳便會發現,幽邃教堂同樣也是壹個勢力十分復雜的地方。
這裏有巨人奴隸、有法蘭部隊殘余的勢力、有教堂騎士、有蓓爾嘉雕像、有幽邃主教群同樣也有重生之母——羅莎莉亞與她的信奉者們。魂3的之所以每個地區都十分復雜的原因,在於魂3是壹個在不斷變動地時代。不僅僅普通的靈魂在尋找庇佑,不同的勢力也同樣在尋找庇佑。這個世界已經動蕩到無法安穩他人的心了,所以眾人都在尋死,但更可憐的是,死亡也無法逃避這個世界的悲慘。
那麽我們分析到這裏便發現,在幽邃教堂的最高處的羅莎莉亞的身份,從雕像上的這個角度來看,她很有可能便是罪業女神——蓓爾嘉。哎,這個時候,我們就要上壹期埋下了伏筆收回來了。如果說僅僅因為這裏的蓓爾嘉的雕像多,羅莎莉亞就是蓓爾嘉的話,那麽在魂1的亞諾爾隆德裏,掛着繪畫世界大壁畫的房間處,不還立着陽光公主的雕像嗎?如果我們用雕像的存在,來做為判斷女神身份的依據的話,在別處或許可行,但是在陽光公主與蓓爾嘉身上卻不可行。
我費盡心思埋了這麽久伏筆,就是為了這個時候拋出來。在幽邃教堂裏,我們見到了信奉艾爾德利奇的主教們,也看到了蓓爾嘉化身淚神的雕像,但別忘了這裏還有壹個勢力群體,我們從來沒有仔細去分析,他們在這裏的原因。那便是這些身上有着火炬標示的士兵們,這些士兵則以教堂騎士為主要代表。此時,我們便來仔細分析下這些教堂騎士究竟歸屬於哪個勢力,以及他們為何會在這裏出現。
在《教堂騎士大盾》裏記載着:「幽邃教堂騎士們的厚實鐵大盾。受到祝福,擁有高暗屬性減傷率。盾面豪邁地畫上仰天巨鳥的圖紋,此為洛斯裏克前代國王的知名圖紋。」這段話裏,祝福是壹個信息,表示有神族的人存在,洛斯裏克前代國王則告訴了我們這些人是歸屬於洛斯裏克的。
我們早已在魂學研究的二十二期《法蘭不死隊與深淵之戰》證明了,幽邃教堂同樣也作為法蘭戰區的後備區,這也就是為什麽,教堂裏面為何不僅僅有聖職,還有象徵著洛斯裏克三支柱之壹的騎士。黑魂的世界,所有的職業都有對應的出入範圍,就如同妳不應該在大書庫裏看到聖職壹般,如果有,那往往就代表了劇情的需要,這壹點相信我不用再細細去證明了吧。同樣的,我們也能在妖王庭院的入口處也看到壹個教堂騎士,這也是告訴我們,這個騎士最終的身份仍舊是歸屬於洛斯裏克,只不過現在暫時停留在教堂之中而已。如果我們攻擊教堂騎士,他則會釋放壹個極其神聖的奇跡——《陽光滋潤》來進行回血,而《陽光滋潤》裏的記載為:「
陽光公主傳授的特別奇跡。為妻及為母的葛維艾薇雅,將奇跡的恩惠分授給許多戰士。」這段信息,似乎看起來沒什麽特別的但是當我們 把魂1的《陽光滋潤》的文本也放進來時,便發現其他隱藏的信息浮現出來了:「為陽光公主葛維艾薇雅效力的聖女們所傳承的特殊奇跡。
廣受萬物愛戴的葛維艾薇雅,其奇跡的恩惠將雨露均沾地遍佈戰士之間,但要與之訂立誓約才可使用。」發現了沒,兩段文本放在壹起時,告訴了我們,這個《陽光滋潤》在魂3裏不再由聖女們所傳承了。原因正如同我們在前面解析出來的,為陽光公主效力的聖女都化身為了守護者,停留在環印城裏,除了我們在文本裏見到的唯壹的壹個例外——葛慈德。另壹個則是,凡是使用《陽光滋潤》的教堂騎士都與陽光公主簽訂了契約了。
那麽教堂騎士最密集的地區在那裏呢?是的,在幽邃教堂。這個時候,我們也不得不把思路轉向,羅莎莉亞會不會就是陽光公主,也就是洛斯裏克王妃呢?如果不是的話,這些與陽光公主有着明確誓約關系的騎士們為何會大面積的停留在此處,如果不是的話,信奉者羅莎莉亞的大主教為何會稱呼她為女神呢?
這時,我們開始搜尋遊戲裏的線索,看看能否有足夠的證據。在關於神族的所有的奇跡當中,並沒有任何壹個由魂3的羅莎莉亞所誕生的奇跡,也就是說,要麽是宮崎英高忘記做了,要麽便是暗示我們,羅莎莉亞並非是新的女神,而是早已存在過的女神轉化了名諱了。在《幻肢戒指》裏記載着:「據說「重生之母」羅莎莉亞,被她的第壹個孩子奪去舌頭。從那之後,她就壹直等待孩子們歸來。
」這便是告訴我們羅莎莉亞有孩子,而且有多個孩子。在《 血紅眼眸寶珠》裏記載着:「這是毀滅於黑暗的古老小國其作為的相關物品,後來也有人以別種目的加以使用。來侍奉幽邃教堂的羅莎莉亞吧。
」我們由此可以判斷出來,原本在魂1的吸魂鬼的力量,被羅莎莉亞所使用了,而吸魂鬼在遊戲裏出現的地方有兩個,壹個是法蘭要塞,壹個就是洛斯裏克。而只有洛斯裏克的吸魂鬼是被困住的。因此在《 升降機房間的鑰匙》裏明確記載着:「據說那裏壹直囚禁著,毀滅於黑暗的古老小國倖存者──『吸魂鬼。
』」這便為我們證明洛斯裏克可以掌握吸魂鬼的能力提供了佐證,洛斯裏克開始與羅莎莉亞產生了關聯。那麽我們這個時候把信息整合起來。羅莎莉亞是壹個已經存在的女神,並且跟洛斯裏克關聯,同時她在遊戲裏已經有多個孩子了。這三條信息擺放在在壹起,我們能夠得到可能性只有兩個,壹個是洛斯裏克王妃,也就是陽光公主,壹個是所謂的王妃的真正的女兒的葛慈德。
但葛慈德既不是女神,又沒有孩子,而且她在《天使光柱》裏記載着:「她失去了光明與聲音」,可是羅莎莉亞呢?在所有羅莎莉亞相關的信息裏,不論是《羅莎莉亞的指頭》、《幻肢戒指》還是 《發青舌頭》共同的記載都是——失去聲音的女神。這些信息都表明了,葛慈德與羅莎莉亞的信息完全不符合。
我們不能因為大書庫籠子下面有壹個蛆人就代表羅莎莉亞就是葛慈德,這個結論,我們即便沒有文本證明,通過邏輯推理都能否定掉。因為它犯了再明顯不過的前後邏輯混淆的問題。如果葛慈德是羅莎莉亞的話,那也必然得是她被救出去之後才會化身羅莎莉亞。成為羅莎莉亞之後,她才能被蛆人信仰,那麽那個在大書庫頂端上的蛆人是什麽時候產生的?
是等葛慈德成為了羅莎莉亞,自己化為了蛆人後,坐着時光機回來救之前的葛慈德嗎?當然如果大家非要說,葛慈德怎麽不可以壹邊做羅莎莉亞,壹邊做天使的女兒呢?答案也很簡單,因為葛慈德在遊戲裏既看不到孩子,她又不是女神。我們早已在魂學研究第十四期-《灰燼、不死人與遊魂之王的奪火》裏早已證明出來,勇者、英雄、王都是固定稱呼,他們各自代表着自己的身份與責任。
而女神也同樣如此,妳在遊戲裏能夠看見的女神屈指可數,即便是費蓮諾爾,對她的稱呼只有兩個——公主以及教堂之長。費蓮諾爾都不是女神,更何況是葛慈德呢?如果壹個解析,只為了解密,而不從製作者的角度去思考,他的框架與詞語的運用,我相信沒有人會去在意何為光明何為黑暗,何為英雄又何為王。我知道大家不願意聽這些沒有實感的理念,很多人只想聽壹個故事,所以每次我給大家說理念的時候,都覺得我廢話太多。
但妳又怎知,妳眼中的廢話,正是我眼中最重要的東西。道理與方法要遠比故事重要,所有的故事背後承擔的都是道理。那麽我們能夠選擇的人物也只有壹個了——洛斯裏克王妃——陽光公主。她是壹個女神,她有孩子並且是多個孩子,在寢室外保護她的不僅僅有蛆人還有着教堂騎士,並且這些教堂騎士會使用她所傳授的《陽光滋潤》。
而《陽光滋潤》是陽光公主最高階,信仰最高的奇跡,只有與她簽訂契約的戰士才可以使用。當我們把思路轉向陽光公主後,便會發現更多的信息開始契合起來。重生之母的床鋪或許是唯壹壹個在幽邃教堂裏有着她自己身份信息的物品,而這個獨特的淡紫色顏色與床鋪,我們在哪裏見過呢?如果大家對魂1的亞諾爾隆德還記得的話,我們曾經在掛着陽光公主的壁畫的房間裏也見到了相同顏色的床鋪。
而決定重生之母是否為陽光公主的決定性地證據則是,當我們獲得了《羅莎莉亞的靈魂》後,換取的奇跡,不是別的,正是我們在幽邃教堂看的教堂騎士所使用的《陽光滋潤》。我們這時再看壹遍《陽光滋潤》的描述:「 陽光公主傳授的特別奇跡。為妻及為母的葛維艾薇雅,將奇跡的恩惠分授給許多戰士。
」沒錯,這時我們不僅僅否定掉了網絡上壹直流傳的重生之母是葛慈德的說法,同時也得到了,羅莎莉亞的真實身份是陽光公主。不過在得到了這個答案的前提下,我們也不禁要問了,陽光公主何以淪落至此,以至於在她的靈魂裏會如此寫道:「將靈魂放回她殘存下來的身體中,重生之母會再次獲得生命,開始活動。壹如往常,毫無變化。」無論是幽邃教堂的陰暗、還是羅莎莉亞樣貌的衰敗,都完全無法跟魂1的陽光公主的神聖所相提並論。
同樣的,信奉者羅莎莉亞的李奧納德也會告訴我們:「沒想到,會看到妳,真是嚇人,那種發爛的東西,妳居然會有所同情啊。妳真是不知滿足,連她的靈魂都想污蔑。我以女神騎士李奧納德之名在此發誓。她的靈魂決不會被任何人污蔑,更不用談像妳這種披了人皮的禽獸!
妳為什麽如此渴求她的靈魂!禽獸有肉體就該知足了吧!」無論李奧納德出於什麽原因,他都告訴我們了,羅莎莉亞的肉體已經遭受到了玷污了,如今她擁有的純潔也只剩下靈魂了。那麽明明是陽光公主的她到底發生了什麽?
哎,這時我們的推理開始以羅莎莉亞就是陽光公主為中心點開始鋪展開來,許多貫穿前後的因果就都開始有了答案了。前面我們提出的問題,陽光公主到了環印城以後,究竟是否離開,在此刻已經有了回復了。她離開了,重新回到了洛斯裏克。這也就是為什麽她的信仰最高的《陽光滋潤》這個奇跡,進行傳承的人物不再是她的專屬聖女,而僅僅只剩下教堂騎士的原因。
因為她把自己的聖女都留在了環印城,去保護她的妹妹——費蓮諾爾。那麽為何重新回到了洛斯裏克的她,又離開了呢?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在《女神的祝福》裏得到答案:「她是前代國王歐斯羅艾斯的妻子,也被人喻為豐饒與恩惠的女神,但是她在產下小兒子歐賽羅特後,就不見蹤影了。」這段話強調,陽光公主是妖王的妻子,而且產下的小兒子也是妖王與她的小兒子,並非別人的。
之所以強調妖王,是因為在《 妖王歐斯羅艾斯的靈魂》記載着:「據說國王因傳承洛斯裏克血統壹事而發瘋,隨後與大書庫的異端──扭曲的白龍希斯信仰有所接觸。」而妖王的接觸導致的結果正如同,我們在進入到妖王庭院時看到的動畫壹般,他龍化了。正如同他對我們的言語:「哦,愚蠢之眾,是否終將發覺?
吾之愛子歐塞特羅——龍之子的力量。」雖然動畫裏去掉了妖王懷裏的龍之子,但是從壹些挖掘出來的數據,我們確定了,他手上是有壹個嬰孩的。這句話的關鍵點告訴了我們壹件事,妖王的孩子,是龍之子。哎,發現了嗎,這句龍之子信息量極大。
我們可以確定歐賽羅特是妖王的孩子,而洛斯裏克王子與洛裏安王子也是妖王的孩子,但這兩個人並非妖王嘴裏的龍之子。那麽為什麽都是妖王的孩子,前兩個不是,而最後的壹個小兒子是呢?妖王在這期間發生了什麽變化了嗎?對的,他確實發生了變化,他因為接觸到白龍希斯的信仰而龍化了。
那麽便可以確定,所謂的龍之子必然是在妖王龍化之後才誕生下的孩子。他希望自己的龍化後的力量可以通過血脈傳承下去,註意,這壹直都是妖王的思想,血脈才是最重要的。那麽龍之子的父親我們確定了,母親呢?哎,我相信大家也想到了,就是我們在《女神的祝福》裏記載的:「但是她在產下小兒子歐賽羅特後,就不見蹤影了。
」由此我們便知曉了陽光公主離開洛斯裏克的原因,正是因為她誕生下了龍之子。我們還記得魂1裏對半龍普利希拉的描述嗎?半龍是所有生命之敵。從魂1葛溫迎娶半龍普利希拉,誕下了葛溫德林與幽兒希卡後,時光荏苒,到了魂3,葛溫的嫡女陽光公主也同樣誕生了龍之子——歐賽羅特。
原本應該被神族擊敗的甚至消滅的龍族,通過另壹種方式再壹次侵佔了神族的血脈。無論是陽光公主誕下了龍之子,還是太陽長男化為無名王者在古龍之頂選擇龍化,都代表了,繼承了神族最純正的力量與血脈的兩人,卻都成為了龍族誕生的另壹個溫床。這不得不說既是壹個詛咒,也是壹個巨大的諷刺,無論太陽長男還是陽光公主,最後他們都在為自己曾經的敵人延續血脈。這時我們便能把陽光公主在黑魂三部曲裏整個生活軌跡分析出來了。
在魂1裏陽光公主與其他眾多的神族都生活在亞諾爾隆德,後來由於葛溫的外出傳火,陽光公主等神族人員在分得了葛溫的靈魂後,同時也肩負着葛溫給他們的使命——統率、駕馭人類。因此他們便離開了亞諾爾隆德,分散到了各個人類生活的區域裏。陽光公主到達的國家則是太陽長男被神族除名後的國家——林德。此後,林德裏的眾多力量,不論是聖騎士還是聖女,他們都以林德為軸心向其他的國家輸出自己的影響力。
所以我們在魂2裏看到了魂系列裏最多的國家與最多的王。但他們並非是遊戲裏,能夠承擔世界將走向何方的真正的王,僅僅是壹個稱謂而已。但,其他的延續了古代諸王的勢力,在看到神族的勢力逐漸做大後,不可能坐視不管。於是我們看到了以霸王沃尼爾、黑教會、混沌惡魔三方勢力功形成了同盟,征服了以神族的名義平分王冠的諸國。
神族也因此為契機形成了兩股勢力,壹股以火神弗蘭與陽光公主為主體建立了洛斯裏克,他們是反擊霸王沃尼爾的主體。另壹部分依舊是以無名王者為主體的林德,雖然無名王者也參與到了對應的戰爭裏,但是在戰爭過後,他也逐漸隱去了自己的身形。這就是為何,我們在魂2裏並沒有明顯的神族傳火的推動,到了魂3,卻突然出現了洛斯裏克,這個傳火狂熱國家的原因。正如同在《雙王子的薪柴》裏所說的:「洛斯裏克過度追求連系血統的繼承者,最後終於偏離常理,作為也墮落到難以入目的地步。
足以證明傳火是條被詛咒的道路。」火神弗蘭封印了墜入深淵的霸王沃尼爾後,陽光公主前往環印城,把自己的祝福與對應的聖女全都留在了環印城裏,以保護自己永久沈睡的妹妹——費蓮諾爾,防止他人盜取黑暗靈魂。所以我們可以在《教堂守護者薄刃》裏看到對應的描述:「如今已人數稀少的守護者,是與教堂之槍攜手,共同守護費蓮諾爾公主永久安眠的守衛。」而後陽光公主與自己的長子——妖王歐斯羅艾斯結合,誕下了洛斯裏克的雙王子。
但當洛斯裏克王子產生了拒絕傳火的念頭後,妖王便接觸到了大書庫的異端,選擇了另壹種方式的龍化。龍化之後的妖王的念頭依舊是通過血脈進行力量的延續。所以他以龍化的軀體與陽光公主結合,誕下了龍之子——歐賽羅特。而陽光公主或許是因為無法認同傳火的道路會扭曲至如此的地步,因此離開了洛斯裏克。
無論其中陽光公主又遭受了什麽苦難,但她最後的落腳點便是在幽邃教堂化名為重生之母——羅莎莉亞。在這裏保護着她的的不僅僅有對她有所求的蛆人,同時也有着從洛斯理克帶出來的教堂騎士。化身羅莎莉亞的陽光公主,靈魂早已雕零到無法直視的地步,她此時也只有壹個希望,便是在《幻肢戒指》裏記載着的:「據說「重生之母」羅莎莉亞,被她的第壹個孩子奪去舌頭。從那之後,她就壹直等待孩子們歸來。
」這句話信息量太大了,我們得挨個分析。對已經成為洛斯裏克王妃的陽光公主,有能力有資格有可能奪取她舌頭的人只有——洛斯裏克前國王——妖王歐斯羅艾斯。而我們也早已在魂學第二十壹期《洛斯裏克隱藏起來的王》裏,分析出來,妖王是陽光公主的兒子,同時也是她的丈夫。這便是更加明確地告訴我們了,是妖王奪走了陽光公主的舌頭,因為妖王歐斯羅艾斯不僅僅是陽光公主的丈夫,同樣還是陽光公主的孩子,還是他喵的第壹個孩子。
而她的希望是等待孩子們的歸來,我們明確出來的陽光公主的孩子有妖王、有洛斯裏克雙王子、有龍之子歐賽羅特。但遊戲裏同樣還有壹人與陽光公主的關系極其親密,甚至傳出了流言的人。那便是在《光芒恩惠》裏記載着的:「「天使的女兒」葛慈德被傳是王妃的真正女兒。」於是我們還真的在關押著葛慈德的大書庫頂層的牢籠下方,看到了象徵着重生之母的蛆人。
這種種行為與文本信息,都在為我們提供了壹種可能性——葛慈德同樣也是陽光公主的女兒。否則對只期望孩子們能夠歸來的陽光公主,又為何會去救葛慈德呢?那麽如果葛慈德是陽光公主的女兒的話,為何又需要隱瞞呢,大大方方的成為洛斯裏克的公主不就好了嗎?但別忘了,妖王與陽光公主是偏離常理的夫妻關系。
葛慈德是陽光公主的女兒,同時又不能被他人所認同,同時洛斯裏克裏人又他喵的都明知道,但又心照不宣的理由只有壹個。葛慈德是陽光公主的女兒,但是她不是妖王的女兒,她是火神弗蘭的女兒,她跟妖王是兄妹關系。但是如果認同了這個關系,便是等同於公開認同了妖王與陽光公主的關系了。所以這也就是為什麽洛斯裏克裏會出現騎士叛亂的原因。
他們無論傳火還是滅火,無論是信奉雙王子還是信奉葛慈德,他們都是忠於王室的,只不過壹個在明,壹個在暗罷了。這也同樣是為何,天使教能夠在洛斯裏克大範圍傳播的原因之壹。當然葛慈德究竟是否死去,如果沒有死的話,她又去了哪裏,這就要等到我們去解析天使教的專題裏去說了。最後哎,我們終於花了兩期解析完陽光公主的專題了,但我們在以後的解析裏還要時不時地請公主出來,露個臉,關聯壹下其他的劇情。
在這裏,我們重新整理壹下陽光公主這壹條血脈的族譜。陽光公主先與火神弗蘭結為夫婦。生下了壹個兒子,歐斯羅艾斯,壹個女兒葛慈德。而後弗蘭死亡後,她與歐斯羅艾斯結合,生下了三個兒子。
壹個是被稱為聖王——洛斯裏克,壹個是被當做騎士培養的洛裏安,另壹個則是龍之子歐賽羅特。這條血脈的關系雖然並不長,但是足夠復雜,但妳仔細觀察,所有的復雜的原因都集中在壹點。隱瞞妖王歐斯羅艾斯娶了自己母親這件事,不論是火神弗蘭的隱瞞還是葛慈德的隱瞞,都是為了藏住這個秘密。黑魂裏的輪回很有趣,不僅僅體現在大的火起火滅的輪回,還體現在這種殺戮者與被殺者的輪回裏。
這裏仿若藏着宮崎英高特有的戲謔,當初與古龍為敵的人,成為了古龍的同盟,還願意把自己生命的形態龍化,這說的葛溫的大兒子——無名王者。當初為了給其他的人帶來豐饒與恩惠的女神,卻「豐饒」過頭了,踏入了禁忌,最後居然誕生下了龍之子,用另壹種方式給古龍傳遞生命。在魂1裏榮光與美麗的女神,到了魂3卻成了陰暗與不潔的存在。但妳仔細去想,似乎也早有暗示。
陽光公主在魂1裏出現在夕陽的光照之下,是壹個交界,暗示了魂1的世界,雖然火已經衰弱了,但是還未曾足以完全熄滅。等成為了重生之母裏卻在黑暗邊界的幽邃教堂裏,同樣也是壹個交界,暗示了魂3的世界,不論火焰是否熄滅,這個世界終究要被黑暗所吞噬。陽光公主自然有她善良的地方,但同樣也有她無奈的地方。葛溫傳火的詛咒,榮耀了神族,也毀滅了神族。
嗚呼哀哉,黑魂的世界裏的神族與其他的生命,為了自己的私慾把這個世界逼迫到衰敗到毀滅之時,便不會有壹個生命是無辜的。我知道網上有人給出的結論是,葛慈德是重生之母,這個結論我是在壹年前網絡上看到的,我十分驚訝,這個理論居然能夠被這麽多人信服。葛慈德,既不女神,又沒孩子,這麽多信息都對應不上,僅僅因為下面籠子裏有個蛆人?這個理論接下來則是把陽光公主的失蹤歸屬到了成為了費蓮諾爾,又把費蓮諾爾替換成了幽兒希卡。
於是在《教堂守護者薄刃》裏的那句:「共同守護費蓮諾爾公主永久安眠的守衛。」,這裏的永久安眠仿若成了壹個看不見的文本。我時常是驚訝於許多人對黑魂的解讀是不看文本的,我能怎麽辦呢?我相信看完這兩期陽光公主專題解析的人,已經都有了自己的答案了,大家隨便選擇自己相信的吧。
還是那句話,不論大家選擇了哪個理論,只要這個理論能夠給大家以啟發就足夠了。畢竟真相並不重要嘛,這句話說了這麽多次,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品出來其中的味道。不過,我得自保,相信已經有許多人開始準備批判我了,我也只能說,來吧,打從魂學開始,沒少挨過罵,不怕多挨壹次罵。我的論點是:陽光公主是重生之母,葛慈德就是葛慈德,費蓮諾爾就是費蓮諾爾,她不應該醒來,她也不可能成為別人,幽兒希卡就是幽兒希卡,她從畫中世界出來,她的母親是半龍女普利希拉。
決定性的論據是:重生之母的靈魂能過換取壹直歸屬於陽光公主最高信仰的奇跡《陽光滋潤》。黑魂的框架,決定了特殊人物的靈魂只能換取跟自己身份相同的奇跡與物品,艾爾德利奇除外,因為他吞噬了葛溫德林。佐證之壹:教堂騎士歸屬於洛斯裏克,陽光公主是洛斯裏克王妃,而教堂騎士在幽邃教堂並不使用幽邃力量,並且進入到重生之母的入口前的道路,只有教堂騎士阻擋。因此這些教堂騎士是為了保護重生之母的。
佐證之二:教堂騎士可以釋放與陽光公主簽訂契約後的奇跡——《陽光滋潤》佐證之三:陽光公主是女神,女神是壹個特殊的身份,不是所有神族的女性都敢稱自己為女神,費蓮諾爾是教堂之長,是公主;神族後裔的女性,希拉也不敢稱自己為女神;幽兒希卡也只有團長之稱,沒有女神之稱呼。佐證之四:重生之母床幃的紫色與魂1有着陽光公主畫像房間裏床幃的顏色壹樣,暗示了兩者之間的關聯。佐證之五:重生之母是壹個母親,有多個孩子,陽光公主同樣如此。佐證之六:重生之母的舌頭是被自己第壹個孩子割下來的,這句話存在的意義在於暗示我們重生之母是陽光公主,同時也是暗示我們妖王是陽光公主的第壹個孩子。
佐證之七:重生之母的願望是孩子相聚,而她的聖女——被傳是王妃真正女兒的葛慈德,被關着的籠子裏,正好有壹個蛆人在此處營救,即暗示了我們葛慈德是陽光公主的女兒,又告訴了我們陽光公主就是重生之母。如果要否定壹個論點,我想大家應該也知道如何去做。就是把這個論點的所有的論據都壹壹否定掉即可。狗哥我論點論據,安排的妥妥當當的,來吧。
我做了這麽多解析,最累的就是黑魂了,不僅要去分析文本,還要應對別人的質疑。遙想剛開始研究黑魂的時候,我可是個能讓人跳着腳在我視頻底下留言,打倒劣質魂學家的主。時過境遷,打沒打倒我暫且不說,如今再回首,也只有,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呀。